爱情文章

    嘴角微微抽搐,穆蛇冷笑了一声,旋即脸色阴沉的大步对着大厅之外走去,阴冷的道:“来了也好,免得我再派人到处去寻找,穆力,叫人,给我把大门堵死,我要让他知道,我狼头佣兵团,可不是他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!” 穆蛇也同样是别这消息震得愣了一愣,旋即豁然坐起身子,快走几步,一把抓起那名报告的佣兵,喝问道:“他带了多少人?”

    操b重口味

    望着狼藉的院内,穆蛇深吸了一口气,前踏一步,手指指向少年,脸庞上地表情,瞬间变得无比狰狞与怨毒。 “一个?”脸庞一抽,穆蛇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话,当下愕然道:“你说他一个人对着我们总部冲进来了?”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